首页 >> 法治评论
主 题: 阮子文:“谴责郭德纲”事件法律分析
日 期: 2013-12-16 19:11:09
作 者:
来 源: 南都网
内 容: 摘要:选择什么途径维权,是北京电视台的权利,但选择的前提应该符合法律规定,这是常识。北京电视台申请中广协维权的16号函件,通篇都在阐述郭德纲微博内容对逝者王晓东的伤害,而没有或甚少说明这种伤害给北京电视台的权益造成了什么损害。

  法的精神

  阮子文专栏

  昨日上午,中国广播电视协会(中广协)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发表了一份自律维权声明与倡议,对郭德纲予以“强烈谴责”。该份谴责源于北京电视台以红头文件发出的京视函(2013)16号文,函件大意是要求中广协谴责郭德纲侮辱该台逝去前台长王晓东的行为。而北京电视台之所以要向中广协发出这份谴责请求,是认为郭德纲于2013年11月20日在新浪微博发了一则“侮辱”王晓东的打油诗。

  中广协的谴责倡议在该协会第四届全国春节电视文艺晚会“春晚奖”颁奖典礼开始前宣读,谴责倡议中称,郭德纲侮辱逝者的言行,是“利用公共空间张扬一己私欲、践踏他人人格,是对互联网公共空间的污染。利用所谓‘名人’的影响,侮辱逝者尊严,是对社会大众的嘲讽愚弄,是对‘公众人物’的侮辱。”声明中还表示,郭德纲的这一行为同样是对生命的放肆践踏,对人性、良知的无视,对道义的颠覆。“我们大众有权利放弃对他的关注,有权利撤销对他的‘封号’,莫让今天的王晓东先生之车,变成千千万万个电视传媒人之辙。”有意思的是,该份谴责倡议是中广协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代表全国电视文艺工作者”发出的。姑且不去评论这些“被代表”的全国电视文艺工作者心态如何,单就这份谴责倡议的文字内容看,一个抱打不平,过度抬高与扣帽子的江湖汉子跃然纸上。笔者认为,这种抬高扣帽子,用虚无而又空洞的文字腔调过度解读郭德纲微博内容的行为,与郭德纲“侮辱”逝者的行为,有异曲同工之妙。

  为单位会员或个人会员维权或发声,是行业协会应有之责,本无可厚非,但在全国电视文艺晚会颁奖典礼前代表全国电视文艺工作者公开发表这样的谴责倡议,显然属于利用特定公共场合、特定公共资源平台传递谴责的影响力与倡议的广泛性。中广协一方面谴责郭德纲“利用公共空间张扬一己私欲”,一方面利用行业协会的公共资源与平台表达谴责,同样的“公共空间”,不过是“私利”与“道义”的区别。但中广协倡议“道义”的前提应是基于单位会员或个人会员的申请或要求,根据行业协会的管理法规及中广协的章程规定,个人会员王晓东已病逝,丧失了个人会员的资格,且这种会员资格没有继受的法律性质,其近亲属无权再向中广协申请维权,在这个前提下,中广协只能维护单位会员北京电视台的权益,而无资格以行业协会名义代表逝去的人发表维权谴责。

  笔者注意到,中广协在谴责倡议中不但代表广大电视文艺工作者,还代表北京电视台,更代表逝者王晓东及其家人,还预设一个“违背社会公德的恶俗行为”和“缺乏良知的艺人”的前提,换个意思就是,不动声色地倡议广大电视从业者抵制郭德纲“违背社会公德的恶俗行为”和他这个“缺乏良知的艺人”。这种代表行为和预设前提的行为,不应该是行业协会职责范围内的做派,因为维护单位会员的权益,同样需要理性、合法与规范。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电视台在郭德纲的这则微博“侮辱”中究竟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害,是需要证据证明的。笔者没有从北京电视台的函件中找到任何该台权益受到损害的事实表述与证据表达,这是一个关键的法律问题。因为若有证据证明北京电视台的权益受到郭德纲这则微博内容侵害的话,则郭德纲涉嫌民事侵权,北京电视台可以通过侵权诉讼寻求郭德纲赔偿或道歉的生效判决。

  选择什么途径维权,是北京电视台的权利,但选择的前提应该符合法律规定,这是常识。北京电视台申请中广协维权的16号函件,通篇都在阐述郭德纲微博内容对逝者王晓东的伤害,而没有或甚少说明这种伤害给北京电视台的权益造成了什么损害。据此,笔者认为,北京电视台没有资格代表王晓东的直系亲属申请中广协维权,只能就自己权益受到的损害向行业协会提出申请。因为郭德纲的微博内容是否构成对王晓东的“侮辱”,是否因此造成了其直系亲属的精神痛苦,是否侵害了王晓东及其直系亲属的权益,不但需要证据支持,还需要其直系亲属自行主张权益,但截至目前,笔者没有发现王晓东直系亲属主张权益的迹象。(作者系知名律师)


【浏览 次】
编 辑: lawbase
【字体型号大小: 】【颜色: 绿 】【打印】【关闭

Copyright ©1999 - 2006 lawbas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美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